先果冷压榨

【源禅】求婚(fin)

CP:源禅

双飞组友情出没。

OOC,原作背景注意。

 

 

法芮尔从大楼的第109层,也就是顶楼一跃而下。在她坠落到86层的时候她打开了喷气背包,蓝色的鹰在空中划出一道流畅而优美的弧线,直达天际。接着,在中午12:10左右,街上80%以上的行人,玻璃楼层里的上班族,还有在每一个树荫下卖热狗的大爷都看见了一个身影在蓝天里穿梭的轨迹,和她身后用喷气画出的那一句“结婚吧,安吉拉。”

地上的人们欢呼着,寻找那位和有着天使名字的姑娘。高喊着答应她答应她。法芮尔悬停在空中看着地上的人群,通讯耳麦里传来她母亲的声音。

“怎么样?”

“效果不错,您看的见,漂亮吧?”

“写的很棒,我要给你们俩订结婚蛋糕去了。”

“太好了。谢谢您的主意,妈妈。”

“不客气,当初我就是这样追到你爸爸的。”

法芮尔在空中飞行,她期待回到地面上,从人群中找到喊着我愿意的安吉拉。

 

与此同时,商业大楼的地下酒吧里,安吉拉·齐格勒叫了她的第三杯海岛椰风。岛田源氏正坐在她对面一脸愁云密布。

“绒球球刚刚做完节育手术的时候也是这个表情。”她说,“而且我的猫不会耍酒疯。”

源氏露出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是那种撕心裂肺的,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的哭。“我想不出该怎么办。”他抱着他的半杯牛奶,“在禅雅塔眼中我好像只是他的弟子,一个小孩,可是我爱他!”

“他也爱你,源氏,你们俩在一起的时候都快腻歪死别人了。你放心。”安吉拉说道:“他怎么会觉得你是小孩呢?”

“他给这家酒吧的所有智械酒保都打了招呼,只能卖给我牛奶。”源氏心如死灰的推了一下面前的杯子,奶香味从红色马克杯里漫出。

“那也是为你着想。”

“我连智械用的戒指都定好了!现在只缺一个充满创意的求婚仪式了!”源氏说道,“安吉拉,我需要帮助。我需要一个足够酷的求婚仪式,这样子他才会注意到这一切都是真的。我需要你的建议!”

安吉拉想了想:“用喷气在天上写字怎么样?如果法芮尔用这种方式向我求婚我一定会答应的。”

 

现在,暂时还没有那么多阴影和邪恶呼唤着英雄们前去铲除。岛田源氏最大的敌人是“缺失灵感”,其次是“发现因为和自己喝酒而错过女友求婚的安吉拉”。

岛田家的二公子,死而复生的机械忍者,龙神的另一位传人,龙击剑的主人,尼泊尔佛学院荣誉毕业生岛田源氏,打了一个喷嚏。

安吉拉大概在诅咒他吧。忍者揉了揉鼻子,他没心思管这个。禅雅塔坐在他对面,整个人沐浴在窗户渗进来的阳光中安静的冥想。九个发球平稳的在他身边转动,时不时跳跃一下闪烁波光。源氏做出参禅的姿势,想着现在就突然说出来会有什么效果。

但是戒指被他放在房间里了。源氏朝房间的方向微微看了一眼,他的头大约偏移了0.03公分,禅雅塔出声:“有什么事在困扰你吗?你心有杂念。”

“不,没有,抱歉,老师。”源氏窘迫的摆正坐姿。禅雅塔重新进入冥想的状态:“如果有什么烦恼,可以说一下。只要你愿意分享。”

源氏想说有,话出口的瞬间被改成了:“没有,您多虑了。”他只是在想怎么跟你求婚而已。

“你看起来很奇怪。”禅雅塔评价道。

源氏仿佛被猜中了什么,但他的经验已经足以让他以假乱真的糊弄过去:“如果非要这么说的话,的确,我在想是否需要整修一下我的手里剑。它们也该升级一下了。还有我手部的护甲……”

他说了一些关于他的机体的事情,成功的瞒骗了禅雅塔。冥想结束后他还真的煞有介事的去找了托比昂。智械陪同他一起前往。

在给他的第六个机械脚趾做美甲(不,托比昂只是加固了他的表面材料)时,源氏开始想请禅雅塔回一次花村,在樱花树下提出这个诺言会不会好一些。随之而来的联想是各种影视题材和亲眼所见的关于樱花树的回忆,他否定了这个提案,太俗套了。

在结束维修,到去食堂的路上源氏又想了37个方案,他绝对把另一个人生里的花花公子岛田源氏也唤醒,陪他一起出谋划策了。但很快他就发现禅雅塔的不同之处在于,他是一个智械,一个精神境界和思想层面都达到了极高位置的智械,一般的追求方式可能,嗯,打动不了他。

 

“别瞎想,追智械和追人类没什么差别。”

麦克雷喝了一口咖啡,源氏觉得这个牛仔可能是假的。

“你有这么丰富的经验——???”说着说着他自己都没有底气了。

牛仔看了他一眼:“为什么你们总是喜欢在我头上套各种浪荡的名声和所谓的‘阅人无数’的招牌,好像我遇见一个陌生人就得睡他?”

“粗鄙之语不可说不可说,”源氏用一块苹果堵住他的嘴,“看在我以前带你打口袋妖怪日月的份上帮帮我。”

麦克雷把苹果咽下去,喉咙里发出含糊的声音:“其实就你的小老师而言,多余的矫饰反而都是累赘。不放直截了当的说。”

源氏想了想:“太感谢你了知心杰西。虽然你说的等于没说但是还是很有用。”

“打你哦,小子,”麦克雷挥了挥那只机械手:“过分了。那你要不在漫天的爆炸里求婚吧,说不定有点用。”

“再见。”

 

智械用的戒指订好了,源氏去取了来。麦克雷的话他倒不是没有听进去,想着这样会有用么,源氏站在了禅雅塔的房门前。

要敲还是不要敲呢,源氏把丝绒盒子捏在手里。他需要勇气,他想,勇敢点,源氏。忍者举起手,刚要落到门板上。门打开了。

禅雅塔显然吓了一跳:“源氏?”

“啊!老师!”

 

他们走到了训练靶场边的一处空地,从这里很容易就能看到远方的天际。“您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是这样的,源氏,”禅雅塔思索了一下,“我想,我们应该结婚。”

“哦,这样啊,老师——诶?”

 源氏几乎像一只炸毛的猫咪跳起来。禅雅塔保持着原有的漂浮的姿势,语气非常的平静:“结婚,源氏,法律上的确定可以让我们的关系更亲密——我这样觉得。”

刚说完,他又绞紧手指:“但是如果你觉得不太合适的话那么我们就……源氏?”

他的弟子以一种奇异的表情看着他,禅雅塔甚至觉得源氏要哭了。在他能说出任何话之前,源氏掏出那个盒子,打开它。将那枚戒指展露出来。

“我,我愿意。”源氏的声音颤抖,他无法组织成一句完全的话:“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

他说了三遍,以至于一直到禅雅塔戴上那枚戒指的时候,那喊声还在耳边回响。

END

 

后续:

稍早一点的时候,安吉拉和麦克雷找到了禅雅塔。

“源氏一直很关心你们俩之间的关系。”女医官说,“长期以来他一直想要做点什么,来牢固你们。”

“懂吗,小禅,”麦克雷说道,“做点什么。”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