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果冷压榨

【源禅】求婚(fin)

CP:源禅

双飞组友情出没。

OOC,原作背景注意。

 

 

法芮尔从大楼的第109层,也就是顶楼一跃而下。在她坠落到86层的时候她打开了喷气背包,蓝色的鹰在空中划出一道流畅而优美的弧线,直达天际。接着,在中午12:10左右,街上80%以上的行人,玻璃楼层里的上班族,还有在每一个树荫下卖热狗的大爷都看见了一个身影在蓝天里穿梭的轨迹,和她身后用喷气画出的那一句“结婚吧,安吉拉。”

地上的人们欢呼着,寻找那位和有着天使名字的姑娘。高喊着答应她答应她。法芮尔悬停在空中看着地上的人群,通讯耳麦里传来她母亲的声音。

“怎么样?”

“效果不错,您看的见,漂亮吧?”

“写的很棒,我要给你们俩订结婚蛋糕去了。”

“太好了。谢谢您的主意,妈妈。”

“不客气,当初我就是这样追到你爸爸的。”

法芮尔在空中飞行,她期待回到地面上,从人群中找到喊着我愿意的安吉拉。

 

与此同时,商业大楼的地下酒吧里,安吉拉·齐格勒叫了她的第三杯海岛椰风。岛田源氏正坐在她对面一脸愁云密布。

“绒球球刚刚做完节育手术的时候也是这个表情。”她说,“而且我的猫不会耍酒疯。”

源氏露出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是那种撕心裂肺的,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的哭。“我想不出该怎么办。”他抱着他的半杯牛奶,“在禅雅塔眼中我好像只是他的弟子,一个小孩,可是我爱他!”

“他也爱你,源氏,你们俩在一起的时候都快腻歪死别人了。你放心。”安吉拉说道:“他怎么会觉得你是小孩呢?”

“他给这家酒吧的所有智械酒保都打了招呼,只能卖给我牛奶。”源氏心如死灰的推了一下面前的杯子,奶香味从红色马克杯里漫出。

“那也是为你着想。”

“我连智械用的戒指都定好了!现在只缺一个充满创意的求婚仪式了!”源氏说道,“安吉拉,我需要帮助。我需要一个足够酷的求婚仪式,这样子他才会注意到这一切都是真的。我需要你的建议!”

安吉拉想了想:“用喷气在天上写字怎么样?如果法芮尔用这种方式向我求婚我一定会答应的。”

 

现在,暂时还没有那么多阴影和邪恶呼唤着英雄们前去铲除。岛田源氏最大的敌人是“缺失灵感”,其次是“发现因为和自己喝酒而错过女友求婚的安吉拉”。

岛田家的二公子,死而复生的机械忍者,龙神的另一位传人,龙击剑的主人,尼泊尔佛学院荣誉毕业生岛田源氏,打了一个喷嚏。

安吉拉大概在诅咒他吧。忍者揉了揉鼻子,他没心思管这个。禅雅塔坐在他对面,整个人沐浴在窗户渗进来的阳光中安静的冥想。九个发球平稳的在他身边转动,时不时跳跃一下闪烁波光。源氏做出参禅的姿势,想着现在就突然说出来会有什么效果。

但是戒指被他放在房间里了。源氏朝房间的方向微微看了一眼,他的头大约偏移了0.03公分,禅雅塔出声:“有什么事在困扰你吗?你心有杂念。”

“不,没有,抱歉,老师。”源氏窘迫的摆正坐姿。禅雅塔重新进入冥想的状态:“如果有什么烦恼,可以说一下。只要你愿意分享。”

源氏想说有,话出口的瞬间被改成了:“没有,您多虑了。”他只是在想怎么跟你求婚而已。

“你看起来很奇怪。”禅雅塔评价道。

源氏仿佛被猜中了什么,但他的经验已经足以让他以假乱真的糊弄过去:“如果非要这么说的话,的确,我在想是否需要整修一下我的手里剑。它们也该升级一下了。还有我手部的护甲……”

他说了一些关于他的机体的事情,成功的瞒骗了禅雅塔。冥想结束后他还真的煞有介事的去找了托比昂。智械陪同他一起前往。

在给他的第六个机械脚趾做美甲(不,托比昂只是加固了他的表面材料)时,源氏开始想请禅雅塔回一次花村,在樱花树下提出这个诺言会不会好一些。随之而来的联想是各种影视题材和亲眼所见的关于樱花树的回忆,他否定了这个提案,太俗套了。

在结束维修,到去食堂的路上源氏又想了37个方案,他绝对把另一个人生里的花花公子岛田源氏也唤醒,陪他一起出谋划策了。但很快他就发现禅雅塔的不同之处在于,他是一个智械,一个精神境界和思想层面都达到了极高位置的智械,一般的追求方式可能,嗯,打动不了他。

 

“别瞎想,追智械和追人类没什么差别。”

麦克雷喝了一口咖啡,源氏觉得这个牛仔可能是假的。

“你有这么丰富的经验——???”说着说着他自己都没有底气了。

牛仔看了他一眼:“为什么你们总是喜欢在我头上套各种浪荡的名声和所谓的‘阅人无数’的招牌,好像我遇见一个陌生人就得睡他?”

“粗鄙之语不可说不可说,”源氏用一块苹果堵住他的嘴,“看在我以前带你打口袋妖怪日月的份上帮帮我。”

麦克雷把苹果咽下去,喉咙里发出含糊的声音:“其实就你的小老师而言,多余的矫饰反而都是累赘。不放直截了当的说。”

源氏想了想:“太感谢你了知心杰西。虽然你说的等于没说但是还是很有用。”

“打你哦,小子,”麦克雷挥了挥那只机械手:“过分了。那你要不在漫天的爆炸里求婚吧,说不定有点用。”

“再见。”

 

智械用的戒指订好了,源氏去取了来。麦克雷的话他倒不是没有听进去,想着这样会有用么,源氏站在了禅雅塔的房门前。

要敲还是不要敲呢,源氏把丝绒盒子捏在手里。他需要勇气,他想,勇敢点,源氏。忍者举起手,刚要落到门板上。门打开了。

禅雅塔显然吓了一跳:“源氏?”

“啊!老师!”

 

他们走到了训练靶场边的一处空地,从这里很容易就能看到远方的天际。“您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是这样的,源氏,”禅雅塔思索了一下,“我想,我们应该结婚。”

“哦,这样啊,老师——诶?”

 源氏几乎像一只炸毛的猫咪跳起来。禅雅塔保持着原有的漂浮的姿势,语气非常的平静:“结婚,源氏,法律上的确定可以让我们的关系更亲密——我这样觉得。”

刚说完,他又绞紧手指:“但是如果你觉得不太合适的话那么我们就……源氏?”

他的弟子以一种奇异的表情看着他,禅雅塔甚至觉得源氏要哭了。在他能说出任何话之前,源氏掏出那个盒子,打开它。将那枚戒指展露出来。

“我,我愿意。”源氏的声音颤抖,他无法组织成一句完全的话:“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

他说了三遍,以至于一直到禅雅塔戴上那枚戒指的时候,那喊声还在耳边回响。

END

 

后续:

稍早一点的时候,安吉拉和麦克雷找到了禅雅塔。

“源氏一直很关心你们俩之间的关系。”女医官说,“长期以来他一直想要做点什么,来牢固你们。”

“懂吗,小禅,”麦克雷说道,“做点什么。”

 

 

 


【麦藏】逃跑(pwp.fin)

黑化麦x白狼 少主
https://wx4.sinaimg.cn/large/5d7f6d9dly1fip05eqfvsj20hm7pskjl.jpg

【麦藏】【补档】FEARLESS(fin)

黑爪藏那篇好像这里没有补档……

1

2

3

4

5

【麦藏】我后悔了!

救生员金毛老麦×被救的半藏,我还是很想要麦克雷的新皮肤。 

这里

【源禅】模范情侣2(AU,OOC,TBC)

要假装genji的情侣对于zenyatta来说并不难,毕竟他们一起生活了好几年——隔着一堵墙。当他把这个想法告诉genji以后,对方却依旧显得那么焦灼。

“是的,对于一般的人来说不难,”genji苦恼的感叹道,“但那个是和我共享了一个子宫的哥哥,你不知道他多么——”

Zenyatta开始倾听genji的碎碎念,并且从货架上拿下一罐腌黄瓜。他们面前的购物车里堆起的食物已经足以撑过下一次世界末日。Genji在感到焦虑的时候就会来超市,当他一口气买完五盒一模一样的水果披萨并且回到家里把他们都吃掉的时候,压力就会消失(消化不良就会来临)。

“你有什么要买么?”意识到一直在讲自己的事情,genji岔开了话题。Zenyatta看了看琳琅满目的食品,摇摇头:“我不能吃这些东西。”

“哦,我忘了,zen,”genji挠挠头发,“我们去智械区看看,你可能想要买点食用油之类的吧?”

在他们推着购物车穿过dorito,巧克力和涂层饼干组成的夹道时,genji问起了zenyatta的家人。

“我从未听你提起过他们,你,你有家人吗?”

Zenyatta的机械手指轻轻的敲击购物车的把手,genji又转头拿了一瓶汽水,这样他就可以不用盯着那些指节太久以至于引起怀疑了。“我有,但是我们平时不怎么联系。”

genji这才发现他好像对zenyatta的背景都一无所知,尽管他喜欢他,但他对于zenyatta的认知也仅仅是住在隔壁的邻居罢了,他们俩的Facebook都没有互关。

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展开,genji没有意识到他已经在说话了:“嗯,zen。还有两天时间,我们可以完美的假装成一对情侣的,对吧,骗过我哥,我给你买书和地毯——”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相处呢?”

Zenyatta问道。

“什么?”

“genji,我没有这种经历,”zenyatta不安的绞紧手指,“所以我不知道,情侣该如何相处。”

Genji猜测zenyatta精良的电子脑会对所有都做出一种计算,这是什么类型的交际,一般人们用什么方式来应对,不同的场合有什么不同的概率。

于是genji亲吻了zenyatta的面甲。

“人来人往的超市里的一辆堆满零食的推车前”并不是一个适合亲吻的好地方,所以genji的嘴唇只在zenyatta的脸上停留了片刻就挪开了。智械歪头看着青年,别人可能以为他不习惯人类的亲昵方式所以呆住了,但genji看得出来,zenyatta感到非常的愉快。

“我们得习惯这个,”genji咳嗽了一声掩盖他的心虚:“我们是一对儿不是吗?情侣们都这样。”

Zenyatta回答说他的信息库里有人类情侣交往的范例,只是他一直没有观看过。他又说了一些很乐于学习人类的交往方式之类的话。

Genji想着,他的这些活动是不是都是他自己想做的,还是只是程序的计算呢?

 

“你拿的过吗?”genji替zenyatta扶了一下他的纸袋,智械从一包dorito后面伸出头:“可以。”

他们顺着街道走向公寓。Genji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轻松的和一个像是家人一样的人一起从超市购物回来了。和zenyatta买东西让他有共同生活的感觉,仿佛他的日子也不仅仅是在办公间那一寸天地和他的床上度过的。

不如就现在告诉zenyatta他的真实想法,genji对自己说,也许他可以获得一个好的答案。

“zeny——”“genji,”zenyatta突然说道,“我——”

这时候一辆车驶过,刺耳的响声将智械的声音掩盖了。Genji刚想诅咒什么,那辆车在他们身边停了下来。窗户摇落,露出Lena Oxton的鼻梁处有雀斑的脸。

“嘿,sparrow,”Lena挥挥手,自从设计部那个叫sombra的程序员给genji起了这个外号以后所有人都这么叫他,“我在那边就在想是不是你,哦,看来这就是你的——”

她边说边向zenyatta伸出手,genji连忙截断她:“这是zenyatta,我的邻居。Zen,这是Lena Oxton,我的同事。”

“噢!”Lena惊喜的喊道:“你已经——”“我已经和他说好了,”genji又截断,“我们打算骗我哥哥。”

Lena转了转眼珠,交警已经过来催促她不能停在这里。她转动方向盘改变车道:“那就祝你们成功,再见genji,再见zenny。”

Genji很在意关于那个zenny 的称呼,他可是到现在只敢叫zen呢!Zenyatta抱着纸袋子问道:“genji?”

“嗯?”

“你喜欢Lena?”

Genji的脖子涨红了:“什么?”

“你看上去很紧张,和她说话的时候。”

那是因为她知道些小秘密,genji的少男心事啦之类的,青年连忙否认:“她有女朋友!”

“所以这是一个爱情悲剧。”zenyatta自己很信服这个说法。

“不不不,我不喜欢她,我们俩是很好的同事和朋友,仅此而已。”genji解释道,“而且,说真的,择偶方面我不会选择那种类型的姑娘。”

他们一边说一边走到楼梯下。Genji熟练的从zenyatta的裤带里帮他拿出钥匙递到手上:“你就不要瞎猜了。”

“那么你没有喜欢的人?”zenyatta问道。

Genji反问他:“那你有吗?”

Zenyatta这时候打开自己的房门把买来的一些日用品堆进去。Genji觉得他应该没听见自己的话。他耸耸肩把一大袋子零食放进自己的房间。又回到zenyatta窗前:“我租了一盒纪录片,待会儿过来看吗?”

Zenyatta从房间里传来一声好,genji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想起来好像刚才在街上zenyatta要跟他说什么,他决定,待会儿再问吧。

TBC


试一试SAI2,本着爱他就要欺负他的麦同学对岛田同学的裙子下手了,然后发现对方手臂上那么长一条龙纹身。

最近的一些涂鸦啊,大概都很蓝。

【源禅】模范情侣1(TBC,AU)

大概会分个几篇写完?

原作背景下的和平架空AU(其实就是一个有智械的现代AU ,唉)

OOC注意

车会有的

 -============================

   “好的,老哥,我知道,我知道,知道——”

   Genji挂了电话,这下子他一直持续的丰富的肢体语言也停止了。Lena把她的盆栽重新放回到桌子上,每次genji和他哥哥打电话得时候她都担心她的同事会用胳膊不小心扫掉它。

   “家庭热线,huh?”Lena点掉屏幕上打开的绘图软件,用数位笔在桌板上划拉,“你哥哥还在关心你的终身大事?”

   Genji哀叹一声:“神龙啊,他又要给我介绍女孩子。”

   “我以为,你跟他说过,”Lena转动办公椅,朝向genji:“你的,嗯,私生活什么的。”

  “我没有,”genji叹气,“我应该早点跟他说的。结果现在,他要来看我了,他还跟我说,”他端正身子,调整嗓音,摆出北野武在大逃杀电影中(开头那段儿,学生们都在教室里的时候)那样的架势,模仿他哥哥的口气说道:“‘genji,你已经到了成家的年龄了,这一次我过来,你要么跟我去相亲,要么让我看到你的女朋友。’”

   Lena毫不留情的爆发出幸灾乐祸的微笑:“恭喜你,genji!”

   Genji苦着脸,Lena才止住笑声,用揉puffy(她养的柯基犬,现在的体重已经超过了同龄的任何一只狗)一般的动作揉了揉genji的绿头发:“如果你想避免你哥哥带着你相亲,在他来之前找一个对象不就行了?”

   Genji摇头。

   “让你这么快就决定终身确实有点难,sparrow,”Lena拍拍genji的肩膀:“不过说真的,你有喜欢的人,对吧?其实这时候可以去尝试一下了。”

   

这就是现在,Genji站在他的邻居门口的原因。

犹豫再三终于还是按了门铃,genji看见那扇门打开。从门后站出来一个比他矮一点儿的身材纤瘦的智械。“zenyatta,”genji尴尬的打招呼,然后举起手中的书本,“我买到一本原版书,你想看吗?”

 

Genji和zenyatta共享同一面墙壁已经有三年了。在这以前genji的邻居们往往停留了不到几个月就离开。Genji几乎没有见过他们之中的任何人,他的工作性质让他即使放假也只能宅在家里。见到zenyatta是个意外。zenyatta第一天来的时候genji正好采购了一批新的画材,他抱着一大堆纸和颜料上楼。当他走到最后一级阶梯上的时候一罐拿坡里黄掉了下来,然后钴蓝,橄榄绿,柠檬黄等等等等全部滚落在地上。像海洋球一样铺满整个地板。

genji蹲下来捡那些颜料,然后他听见一声显然被电子音处理过的:“让我来帮你吧。”

Genji抬头看见一个智械,手里拿着一罐颜料。“我是zenyatta,”他说,“我新搬到你隔壁。”

genji才发现本该是空旷的走廊里有几个行李箱,看来这个智械正要把它们推进房间。

Genji不是很喜欢智械,在他还在家中没有出来的时候,那些毫无表情的智械仆从让他感到非常不适。他不喜欢那些没有表情的金属面孔。

然后,在不久以后,他喜欢上了zenyatta。

 

Genji坐在zenyatta家的客厅里。他坐在一个红色的垫子上,zenyatta解释过这玩意儿叫什么尼泊尔软垫来着,genji捧起面前的茶(zenyatta当然不喝茶,他的茶叶是为人类客人们准备的,简单的来说,是给genji准备的)。Zenyatta低头翻阅那本文字繁复的书本,是不是发出赞叹声。

“那个,zen,”genji迟疑一秒最终还是选择开口,“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助。”

“当然了,我的朋友,”zenyatta心情愉快,从书本中抬起头,“有什么我能帮你的?”

他的电子音显得如此轻快干净,genji觉得自己有些难以启齿:“不,算了,没事。”

“你看起来很焦虑,genji,”zenyatta问道,“出了什么很糟糕的事情吗?”

Genji摇头:“不,不过,对我来说确实很难。”

“怎么了?”

“我哥哥过两天来看我。”genji找了一个开头,“我跟你提起过的,hanzo。”

Zenyatta回答道:“啊,那可真是太好了。”

“是的,但是,他想……”

“他想什么?”

“他想要见我的对象。”

“genji,”zenyatta问道,“你已经谈恋爱了吗?我从来不知道。”

“我没有!”genji澄清的速度和反应让zenyatta觉得惊奇,“问题就在这儿,你看,我跟你提起过的,我跟哥哥的关系一直不太好,他老是想要给我介绍女孩子什么的。这一次来也一定是——总之如果现在能有一个人演我的假男友蒙混过关,那就都没事了!”

Zenyatta不说话了,他那金属外壳的面孔对着genji,有一瞬间genji以为他会飞起一脚向自己踢过来。

“可是,”zenyatta说,“欺骗并不是正确的行为,你应该和你哥哥好好谈一谈……”

Genji露出一副要哭了的表情:“不,你没有见过我哥,如果谈话有用的话,我就不用在十五岁那年把头发染成绿色向他抗议了。”

Zenyatta又说道:“那至少,找一个人类?”

Genji挥手:“不不不,智械就很好,很好。”

Zenyatta想起什么似的笑出声:“你是想吓唬你哥哥‘我不仅是个gay还是个机性恋’对吗?”

气氛稍微缓和了一些,genji握紧手里的茶杯:“你说得有道理。拜托了,zen,我需要你的帮助,回头我给你买原版书。”

一阵沉默。

“尼泊尔地毯,加厚,绒毛的。”

“genji……”

“这事儿完了以后我带你去那家最高级的智械温泉泡油浴。”

“再加一张壁毯。”zenyatta说。

Genji就知道他的邻居果然精打细算。

“成交。”他说。

现在genji暂时稍微安心了一点,但随之而来的又是对于hanzo来临的担忧,以及对zenyatta和他现状的烦恼。他们算是终于迈出第一步了吗?当然不,但genji希望这一次他们能够有更多的发展。他希望如此。

TBC


【麦藏】shake it off(fin,ooc,pwp)

只有肉渣的PWP,校园AU,半藏和麦克雷两个球队队长打赌输了的人要穿裙子跳舞。麦克雷履行了他的诺言,然后问半藏讨回了点什么。

写肉好累哦我要给自己买一个可乐鸡翅便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