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果冷压榨

【麦藏】一个片段

没写完,发现和洋妞撞梗了所以暂时打算坑了
看到了隐形壳太太的一张半藏所以想了这个故事。
CP:麦藏
除了麦暗恋藏以及OOC以及是个AU应该没什么好说der.....
================
他会想起水族馆,水体,游鱼,气泡,他沉浸在里面,斑斓的生物从眼前飘过。
或者是夜色里的天桥,从那上面向下看,马路上川流不息的灯光。靠在边栏上,晚风吹过来舒适而柔软。
又或者,只是一个人。鬓角剃平了,头发松垮的扎成髻。很少有人用发带系头发了,于是那一抹藤黄就格外亮眼。
那唯一的一个人就站在画架后面,从白纸后露出一抹暧昧的笑。对着他张开嘴,做了两个口型。没有声音,空气因为这小小的变化而被搅动。
「好き。」

在半藏作画的这段时间里,麦克雷总是会想很多事情。它们都是天马行空,和可以在麦克雷的脑内驰骋万里。不过最后总是会回到画画的人身上。
麦克雷在担任半藏的模特的时候唯一有的权利就是遐想,他总是会很充分的使用这项权利的。画架后的艺术家要他把腿放松,麦克雷保持着手提袋子的站姿,尽力让自己的肌肉不那么紧绷。
半藏在专注的描摹麦克雷外套上的每一个皱褶。他本人更像是一个设计精巧制作完美的艺术品。麦克雷想着如果他是一尊雕塑,多少年的积淀才能练就雕琢出此种完美的手艺。半藏扬起手臂,他是在涂抹最基础的底色吗?他是在细化模特的眉眼吗?麦克雷又开始神游天外。
「杰西。」半藏说着,打断了他的模特不为人知的臆想,「好了。」
照例的,半藏给他钱,麦克雷点了点钞票,收进钱包。
半藏送他走的时候身体挡在画板前,他已经以麦克雷为主题画了至少十幅画,但麦克雷从没见过他们。半藏从不让他看自己的画。

麦克雷的主业并不是四处游荡,等待着缺少模特的画家给他一笔佣金,领着他走进自己的工作室或者车库或者家。他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小酒吧。当他需要看管生意的时候,他会假装自己是一个新来的酒保。倚靠在柜台后擦着同一个酒杯。日日如是。
对麦克雷来说,要不注意到半藏是很困难的。即使那个时候他们素不相识,麦克雷察觉到门口屋檐下站着一个东方人所用的时间也不过半秒。

半藏站在那里,平静地向里张望。他下巴上还有胡茬。背着一个包,脸上还贴着创可贴。
他像是那种看起来不苟言笑下笔无神,但其实已经牢牢抓住艺术女神裙摆的幸运儿。他会在雨后初晴的时分,在有水洼的石板街道上出现。礼貌的问你,您好,能为你画张肖像吗?
半藏走进酒吧,看着麦克雷。麦克雷正在想合适的致意词,半藏便问:「您好,能为您画张肖像吗?」
此后麦克雷就成了半藏的长期合作对象,半藏画了快有十张麦克雷,但一次都没给他看过。

要承认喜欢一个人有多难?在麦克雷这儿也许就是一口酒的时间。他从自己店里的货架上拿下一罐啤酒打开。没有敦敦敦敦,只是抿了一口泡沫。他想,我肯定喜欢岛田半藏。
当然是喜欢。不是喜欢那些漫开的幻想是从何而来的?不是喜欢那些狂热的赞美是由何而生的?麦克雷喜欢半藏,也许生发于他走进酒吧的那一步开始,也许出现于第一次看半藏作画的身影。
我喜欢他,麦克雷肯定。
那么在有了这个前提的情况下就需要后续工作了。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