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果冷压榨

【麦藏】英雄无用论1(tbc

其实过了这么久我还是没写后续
麦藏保佑我顺利过期末大劫
现代AU,OOC.
沿用了一点圣诞节漫画的剧情,半藏是莫西干造型。
============================
半藏在酒吧里把麦克雷拣回自己家。
当然这听上去有一点令人浮想联翩,如果捡的对象不是呼呼大睡口水横流的话。半藏把麦克雷弄进门,自己也瘫倒在门边的墙脚。费着力气伸手够到灯的开关。房间里被光亮填满,半藏便看见麦克雷打着呼噜吧咂嘴,估计塞只袜子给他都能当成牛排嚼吧嚼吧咽下去。
半藏选择让这坨大型自走垃圾糊在门板前,自己回屋睡觉。在他向自己房间走的时候听到身后砰咚一声,转身看见麦克雷头磕了门板,低下去。在抬起来的时候人已经醒了,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瞅着半藏。好像那里面长的不是虹膜,是琥珀。
「我在哪里?你是.....半藏吗?」
「你在地狱门口,我来收割你罪恶的灵魂。」
麦克雷就扁扁嘴,嘟哝着「你他妈说话跟我老师似的。」歪了歪身子把自己裹进大衣里闭上眼接着睡。半藏揉揉眉心,最终还是走过去踢了他一脚。「滚起来,」他说,「然后去洗澡。」
他听见一句:「不要。」

半藏第一次见到麦克雷是在街边的一个小巷。
他在这座城市已经生活了多年,头一回遇到拦路抢劫。几个小青年,露着纹身的臂膀。领头的时不时把手往腰间放暗示他们有枪。
他们让半藏把钱包拿出来,含混不清的口音像含着罗宋汤在说话。半藏向自己身后的墙看了一秒,正在盘算什么,便听见一阵吱哇乱叫。再转头,几个小混混夺路而逃。一个高大的白种男人站在自己面前对着自己笑。
阳光一点点漏进阴暗的巷道里,半藏和他站在阴影和亮光分界线的两边。那家伙的笑容好像也要融化在阳光里。半藏愣了几秒,轻声说谢谢。
「你没事吧,先生?」那个男人问道。
半藏摇头,他便笑得更开朗,向半藏示意了一下便转身跑进一片光亮里。
那背影轻快的有些让半藏嫉妒,凭什么他就能这样自在快活仿佛什么都不用顾忌。像一只从天幕下俯视家雀的,自在的老鹰。

半藏再次见到麦克雷是在源氏开的寿司店。
当年他纵容他弟弟把头发都染成绿色的时候就该想到,有朝一日这只不服管教的小麻雀会借着自己的蜕皮的喙,不停的在兄长面前叨叨叨叨。半藏你也一大把年纪了是时候该找个人成家了我们家就你跟我两个孩子爸爸妈妈还指望着抱孙子孙女我是出柜多年没什么指望了就靠你传宗接代了来这是新的相亲对象的资料人家是个老师职业跟你差不多你看看————
「那好,」半藏说,「弟弟,我现在就对你出柜,我也是给。」
源氏愣了一下,然后笑得眉眼弯弯,左耳上和某人情侣款的耳钉闪闪发光。
所以,半藏在源氏开的寿司店见到了麦克雷。
「你知道你出柜也逃脱不了相亲的。」源氏在端上一盘玉米粒沙拉舰的时候用日语跟半藏这么说,半藏用同样的语言回了一句:「滚远点。」就带着假模假式的正式感看着麦克雷。
这会儿他们已经互通姓名,正在陷入这个环节以后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尴尬。老半天,半藏开始表面上看着麦克雷方向,其实在数沙拉舰上的玉米粒的时候,麦克雷才笑着说:「抱歉,我真的不知道源氏骗我来做这个。」
半藏一下子被带回那个小巷,面前的人笑的依旧灿然无忌。半藏皱着眉头,越发的感到嫉妒。夏日的阳光让他感到太热了,伴随着麦克雷的笑容简直要灼伤他。
「如果你不喜欢,那我就先走了。」麦克雷露出谨慎的神色。半藏看了一眼藏在柜台的绿萝后面暗中观察的源氏,幻想着如果对方现在中断了这场谈话,自己的弟弟会做些什么。
半藏你怎么回事我千辛万苦帮你安排了这场见面结果你们做下的时间还没我捏一个手卷来的久你怎么能够这样糟蹋你弟弟的良苦用心我的哥哥啊你要是孤独终老了怎么办爸爸妈妈会杀了我的我希望你早点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幸福生活啊呜呜呜呜呜呜呜————
「啊,不不不,」半藏试着挤出一个热络的微笑,「我们可以聊点什么,对吧,麦克雷先生?」
「不用加先生。」麦克雷摇摇手。
半藏挤出一个热络的微笑2.0:「舍弟方才说您是他朋友,您和舍弟是怎么认识的?」
麦克雷令人意外的有些不好意思,他看了看盘子里的寿司,然后又看着半藏。他说了个地名,是附近最有名的GAY BAR,半藏了然了。
「您倒是和源氏一样喜欢玩。」半藏维持着微笑2.0,心里想着以后还是要多多管教源氏,少去这些声色犬马的场所。
「不,」麦克雷笑的更加不好意思,「那家bar是我开的。」
半藏脑海内飞过三句话:
没想到吧!
惊不惊喜!
意不意外!
事实上他一点都不惊喜,简直快受到惊吓了。但麦克雷——西装革履的(谁居然会这样子穿着来相亲,和半藏相亲?????)——完全不像是个给吧的老板,他甚至不像个给!
好吧,半藏剃头以前许多人也以为他笔直笔直的。
「欢迎你也去玩。」麦克雷说道,「我给你打折,多带点朋友一起来。」
半藏就没有说话,喝了一口茶水。麦克雷看见他不说话,笑容收敛起几分:「那就这样吧,我先走了,我店里还有事——」
没等半藏说话或者源氏从绿萝后面窜出来挽留他就走出了寿司店。半藏坐在位置上看着他的背影融入一大片阳光。源氏抱着臂气哼哼地瞪他哥哥。
他们的第一次正式见面可以说是相当尴尬了。半藏这会儿才想起来,他们俩谁都没提上次那件事。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