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果冷压榨

【麦藏】(补档)TEXT

不是《完美陌生人》paro!
现代au,大概是个双向暗恋。
ooc注意。
——————————————————
summary: 你会不会和你的伴侣交换手机?

半藏把印好的文件从复印机上拿下来,他转过身递给麦克雷。后者眨了一下眼说了句谢谢,然后就离开了。那些纸张会被送到他们的上司莱耶斯手里。
这就是岛田半藏的平凡的一天中平凡的一个时刻,它那么不起眼,如果……除去他正在暗中对麦克雷进行一场单方面的办公室恋情的话。
“嘿,今天下班后和不和我们去唱歌?”麦克雷回来的时候带回来这个消息,“今天是黑影的生日,她请客。”
“我不知道她还记得自己的生日。”半藏回想起那位程序员紫红色的唇膏和眼影,“她好像对自己的一切都保密。”
麦克雷哼笑了两声,半藏背对着他假装自己好像不对这一切感兴趣一样。“也许吧,”他听见那个醇厚的带着点嘶哑的嗓音如此说道,“跟我们一起玩吧,半藏。”
半藏轻不可闻地说了句好。
“那太好了,我去打电话给她,顺便,午餐还是金牌三明治?”
“嗯,谢谢。”
当那个移动的微缩版黄金三镖客(针对麦克雷对西部片的热爱半藏如此评价)带着爽朗而快活的气息离开后,半藏拿起手机给他弟弟发了一条信息。
“源氏,我晚上不去接你了,你下了课以后自己打车吧。”
在第二份需要打印的文件送过来之前,源氏回了消息。
“-我今天下课要留在禅雅塔的实验室,我们还缺少几个数据。PS:我恨我是唯一一个研究生。”
“好的。”
“-你下班后有活动?你终于要和那个牛仔控去约会了吗?”


半藏正盯着手机,想把一个“滚”字发回去。身后便响起清脆的皮鞋和地板的敲击声。他太熟悉这跫音,忙按下锁屏键。黑色的玻璃屏幕上倒映着他故作镇静的脸。
“你点的外卖,先生。”麦克雷把一个油乎乎的纸袋放到半藏桌子上。
半藏放下手机拿起三明治。他和麦克雷背对背享用各自的午餐,金牌三明治里的番茄酱和双层起士汉堡的味道挤满了他们共享的办公间。半藏的手指上都是油,他想等吃完饭,再给源氏回消息吧。
“嘿,半藏。”麦克雷咀嚼着双倍的牛肉,他的声音听起来含糊不清,“我问你个事儿。”
“什么?”
“嗯,你是gay吗?”
这个问题让半藏噎住了,而麦克雷的表情一下子尴尬了起来。半藏用力咽下口中的面包块和火腿,他转过头去的时候就正好看到麦克雷滑稽而不安的表情。他看起来像打碎了花瓶被妈妈抓个现行的熊孩子。
“从哪儿看出来的?”他回答。
“哦,这么说你是。”麦克雷说着尾音上扬,因为半藏从他的椅子上站起身来。麦克雷以为自己要挨揍了,而半藏只是走出了办公间去厕所。
半藏把自己关在卫生间里,他看着镜子。哦,一张完美的深柜脸。麦克雷方才的表情犹在目。半藏感到心情烦闷,看起来他的美国同事直的不能再直了。半藏心酸的想,他暗恋着一个直透了的,会对基佬露出尴尬介意表情的家伙。令人难过。
当他回到办公间的时候麦克雷正在自己的电脑前码字,看到半藏他礼貌性地一笑。他们俩都绝口不提刚才的事。半藏还没坐到椅子上就被莱耶斯叫走了,那之后他被他的黑皮上司派去在十五层和十六层之间奔波,处理新方案的细则和落实。他完全没有时间去想麦克雷的尴尬以及未回复的信息,等到他再回到办公间时已经下班十分钟了。麦克雷在自己的座位上等他。
“莱耶斯没搞死你吧?”麦克雷一边开着车一边问。
“不,我要活着歌唱。”半藏一本正经的回答逗笑了他的同时,这同时也让半藏的内心更加失落。他们会是很好的朋友,可惜,止步于此了。
当他走进房间,看见五光十色的灯和举着话筒的姑娘小伙子们和一头扎进他们中间的麦克雷时,这种失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烈。

“好了,我们来玩个游戏吧,和你的伴侣交换手机!”
进行到游戏环节的时候哈娜提出了这个建议。绝大多数人都觉得这游戏刺激又新奇,除了半藏。
“我没有伴侣。”他说出最后两个字的时候迟疑了半秒,他意识到其他的人,都是一对儿一对儿:安吉拉和法芮尔,莉娜和艾米丽,哈娜和黑影,盖尼梅德的男朋友今天也来了,那个沉默的大个子一直坐在旁边一首歌都没有唱,大家叫他堡垒。
“那么,”黑影提议,“你可以和杰西互换。”
半藏的表情复杂了起来,麦克雷倒是很大方的把手机推了过去。事已至此,半藏只好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那么我们开始了。”哈娜拿起一包薯片,咯吱咯吱的声音从她牙齿和指尖传来:“不管在做什么一旦有消息就要共享。”
他们接着开始唱歌,哈娜点了一首最近很流行的韩国组合的摇滚歌曲。正当他在唱的时候盖尼梅德手中的手机第一个响了。
俊美的年轻人低下头,用鸟鸣一般清脆的声音读出显示屏上的信息:“别忘了我们俩的约定,周六晚上见。奥丽莎。”
“哦,是'那个'奥丽莎?”盖尼梅德看向他的男友,体型比他大得多的家伙却显得手足无措。
“也许你愿意向我解释。”盖尼梅德起身拽着他的男友走出了包厢外,哈娜切断了音乐,“哦,看来我们的游戏开头就出现了状况。”
安吉拉提醒道:“也许我们不应该继续它。”
“嗯哼。”哈娜耸耸肩,她想说“又或者你有什么秘密”,但这显然不得体。安吉拉也许看穿了这个想法,因为她站起身来说要出去采购一些零食。
法芮尔跟着她的女朋友一起走了。哈娜和黑影开始一边唱歌一边跳扭扭舞。莉娜在帮他们录像——用她手里的艾米丽的手机。而她的法国女朋友坐在点歌的电脑前调试着灯光和气氛效果。半藏和麦克雷占据了整个沙发。
“看起来盖尼梅德要和他的另一半大吵一架了。”麦克雷说,“不过其实我想那个奥丽莎所指的不过是工作上的事情。”
半藏不置可否的摊手,麦克雷笑着说也许你不会想看我的手机。半藏没有回复他。
他们之间的气氛因为这诡异的沉默而变得奇妙起来。麦克雷的存在仿佛形成了一种无形的压迫。半藏往旁边挪了挪,不动声色的。
“我出去抽根烟。”麦克雷站起身,他开门的时候刚好安吉拉她们拎着一筐吃的回来。
半藏靠在沙发上,法芮尔很快加入了黑影他们,她用空气表演了一段弹吉他。姑娘们都陷入了狂欢。半藏占了艾米丽的位置,把她赶过去和女孩子们一起跳舞。自己坐在点歌台前给她们放音乐。
他习惯性的掏出手机,发现不是自己的。半藏这才想起来麦克雷的手机跟他互换了。他倒不担心自己的个人秘密泄漏,麦克雷不会知道他的手机密码是0829,他们家的三花猫的生日。
麦克雷的手机让半藏产生了好奇心,他不想显得自己适是个爱好窥探的八卦狂……而且这手机的主人中午还刚刚变相拒绝了他。
但这时候麦克雷的手机响了,一个来自尼日利亚的号码。半藏下意识划开了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一贯的诈骗台词,半藏挂了电话,然后他发现麦克雷的手机密码是八位数字。
他发誓,他不是故意要看别人的手机的啊。半藏想着,输入了44446666(用九键试一下是什么吧)。
然后他看见屏幕里对他微笑的伊斯特伍德变成了印第安纳·琼斯。半藏咋舌,这个牛仔真的没救了。
麦克雷关手机前没有退出他的Skype,半藏在那个印第安纳的聊天背景上看到和他通信的人名字是Foam,一看就知道是黑影。
麦克雷和黑影通信?半藏不由得看起了消息记录。时间是在中午。

点燃一根烟,麦克雷猛吸了一口。他试着不去想半藏,他对自己的反应和表情。这样他稍微能够平静一些。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麦克雷拿出来却发现不是自己的。桌面上显示着消息来自源氏,一连好几条。最近的一条内容是显示出来的:“你们俩还没约会?”
半藏?约会?和谁?麦克雷划开了半藏的手机,却被密码拦住了去路。
麦克雷输入了0829,手机打开了。显然他的同事不知道自己爱猫成痴的形象多么深入人心,而且也可以发现,在偷看别人隐私这件事上麦克雷比他的同事耿直多了。
麦克雷翻到了上午源氏和半藏的信息。

源氏,我晚上不去接你了,你下了课以后自己打车吧。

-我今天下课要留在禅雅塔的实验室,我们还缺少几个数据。PS:我恨我是唯一一个研究生。

好的。

-你下班后有活动?你终于要和那个牛仔控去约会了吗?
-老哥,你不回我也没用,难道不是吗?你都喜欢麦克雷那么久了别告诉我你们还没任何进展。
-你在忙吗?
-天啊,这不是真的吧。
-你们俩还没约会?

麦克雷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半藏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3asTw00d:我搞砸了。
Foam:什么?
3asTw00d:我搞砸了一切,我是个笨蛋。
Foam:怎么了,到底?
3asTw00d:我直接问他是不是gay,他看起来要杀了我。
Foam:他是直的?
3asTw00d:不,从他的反应来看显然他也是弯的。
Foam:这不好吗?
Foam:哦,不,不好,你''直接''问他了。
3asTw00d:对,他现在肯定觉得我是个恐同的。他讨厌我了。
Foam:天啊,你怎么想的?
3asTw00d:我不知道…我只是想确认,我们之间有没有可能。
Foam:现在没有了。
3asTw00d:…
Foam:好吧牛仔哥,晚上你一定要带他来,我想办法帮帮你。
3asTw00d:怎么帮?
Foam:这你就别管了,你一定把他带来就行了。
3asTw00d:好,不说了他回来了。

砰的一声,房间的门被打开,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他们盯着门口,只有Adam lambert在嘶吼whatya want from me。
半藏发现那是麦克雷的时候赶忙把手机收起。麦克雷走到他面前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他拉着半藏,说我们出去一下。
半藏被他的同事拉到门外面,他们穿过花花绿绿的地毯铺就的走廊。一直来到外面,他们找到一个没人的角落。
麦克雷两手揣兜看着半藏,半藏正想说什么,便听见口袋里的手机一声响。
半藏想都没想,拿出手机看了起来,
“我看到了。”
发件人:岛田半藏
半藏愣了一下,随后,愤怒,惊悚,慌乱同时席卷上他的心头,他抬头看向麦克雷。对方低着头拿着他的手机,他的——半藏思索着该是揍对方一顿还是转身就跑,然而他只是回了一条:“我也看到了。”
麦克雷显然僵硬了两秒,然后很快回复:“我又搞砸了……那我想你也应该知道。”
半藏还没来得及打几个字,信息便源源不断的涌过来。
“我喜欢你半藏。”
“我不是故意惹你生气的,我只是蠢。”
“天哪半藏求你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我是真的喜欢你。”

麦克雷慌乱地按着发送键,他没意识到这可能会导致半藏欠话费。他不停的发送信息,他太紧张了。他不敢想象这样疯狂而可笑的举动会带来什么。他是说他们明明面对面为什么要——

“叮。”

在那一大串抛出去的,不理智而狂热的信息下面,有一条最新回复。
那个小气泡里只有一个字:“好。”
END





评论

热度(59)

  1. 清酒十三先果冷压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