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果冷压榨

【R76】(补档)谁还需要花?

R76向
现代AU
OOC注意。
起因是因为看到了很喜欢的一张同人图,所以有了这篇文章。希望诸君喜欢嗯。
《谁还需要花?》
======================
加百列 莱耶斯觉得自己蠢透了。
下午两点,LA的气温正达到一天当中的最高值。有一段高架桥被封锁了起来拍歌舞电影。莱耶斯一半庆幸自己没有开车,否则他也会陷入堵车大军之中。而另一半则在懊悔自己没有开车。
否则他也不会现在就这样,抱着一大束白色花瓣的卡萨布兰卡走在快因为空气发热而显得变形的街道上。汗水和尴尬齐下。
莱耶斯痛恨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那个不小心撞到了他车的典型美国佬,金发碧眼,身材好到当街脱了上衣会在小姑娘们的尖叫声中因为有伤风化而被捕。十五分钟前在另一个街区的路口,莱耶斯正在等待绿灯,然后街道的左边就窜出来一辆银色的某知名品牌车(避免广告)。不偏不倚正好把莱耶斯的车灯撞了个结结实实。
那个典型美国佬下了车,看上去有点神智不清。因为莱耶斯注意到他脸上还有泪痕,说话的时候几个词儿几个词儿往外蹦。显然是不想让抽噎影响到自己说话。
"先生,真的很对不起。"他说,"我负全责,我会赔偿您的一切损失。"
这个金发碧眼的帅哥翻来覆去嘟哝着这几句话,直到交警介入。被询问到姓名的时候他磕磕巴巴的说自己叫杰克 莫里森。莱耶斯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但他想不起来具体是在那儿听到过。
但那时候莱耶斯无暇和莫里森纠缠,因为车祸导致耽搁的一个小时里,麦克雷已经给他发了无数条简讯催促他快点回到位于两个街区以外的公司。这小子还等着他的交流报告呢。
"我,我会赔偿您——""不了先生,"莱耶斯看着自己的座驾被拖车带走,转向莫里森拿出一张名片塞在他手里,"有后续的事情可以用这个电话联系我,我现在赶时间得走了。"
莫里森愣愣的捧着那张硬质卡片。直到莱耶斯离去的脚步声响起他才如梦初醒。
墨西哥裔的家伙刚走了没两步就听见典型美国佬在背后喊:"嘿!先生!等一等!"
他一回头就看见莫里森抱着一束白色的百合花对着他笑,他的眼睛是那种,"全同人小说网站最蓝的"那种蓝。
"这个送给您。"莫里森把这束还带着露水的花儿塞到莱耶斯手里,"我已经不需要它了。"
他这么说完,有点惨兮兮的看着莱耶斯努力调整惊讶的表情,然后目送莱耶斯离去。

所以,这就为什么莱耶斯顶着赤日炎炎,西装革履的抱着一束卡萨布兰卡走在LA的街头。在不远处的高架桥上拍电影的导演见了也许可以叫他来饰演一个角色,那种谐星。

"有花也不会原谅你迟到的,pop。"
麦克雷叫着莱耶斯在办公室里的外号,他和他的华人同事一起把百合花放到找出来的一个花瓶里。然后放在莱耶斯办公桌上最显眼的位置。
"真漂亮!"周美灵用手指勾了一下翘起的白色花瓣,"莱耶斯先生,这是谁送给你的吗?"她说着眼角弯弯:"你的追求者?"
莱耶斯哼了一声表示回答。麦克雷大大方方的拍拍周美灵的肩膀:"小美,别瞎想了,没有人会送给我们的业界死神的。现在谈恋爱哪还需要花啊?"
"听起来你深谙此道。"莱耶斯尖刻的指出,"你男朋友知道吗?"
麦克雷甩甩手:"别扯到我身上,我只是想起我的小侄女。她和她男朋友确定关系只用了十几分钟,这期间他们通过互发短信确认了他们出去约会吃饭上床的合理性。我是说现在越来越多人都倾向于简洁明了而快速的找到另一半了。"
他像个社会学者似的,这幅做派得到了周美灵的支持:"对.....上周我又被我妈妈叫去相亲了。为什么他们总是觉得几个简单的问题和一场饭局就能决定人的婚姻大事?"
"不过我们的莱耶斯老爸不需要担心这个,"麦克雷夸张的做了一个手势,看起来像舞台上的滑稽演员,"毕竟他是个单身——哦不老爸!放下打火机和我的报告!"

"你不和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吗?"周美灵问。而麦克雷早就在楼梯口催促他们俩了。
"不了,让我保持我的清香。" 莱耶斯沉着脸。
于是他的两个同事们都去享受午休的片刻安宁了,只有莱耶斯望着那束卡萨布兰卡出神。
当时他光顾着心烦气躁和思考怎么走回公司了,现在他逐渐开始回忆起一些细节。
莫里森的确长了一张教科书般的美国帅哥脸。但莱耶斯很好奇是什么能让那样一个标准的美国帅哥哭到无法专注开车。
还有那束花,他说他不需要它了,那原本它是用来做什么的呢?
莱耶斯禁不住对这个人产生了好奇心。
然后正在他思考这种好奇心的动机是否不纯的时候,一个身影冲进办公室,直直钉在他办公桌前。
莱耶斯费了好久才听清这个人——他们的韩国实习生——在说什么,因为小姑娘的语速太快太激动而且还有很明显的韩语夹杂其中(他觉得听起来挺可爱的)。
她说:"莱耶斯莱耶斯楼下那个金发帅哥是谁他好帅啊好帅啊!!"
"宋,"莱耶斯稳住她,"什么金发帅哥?你说托比昂吗?"
"不是老爷子!"宋哈娜想起了那个快活的工程师老头儿,那可是她的直系上司,"刚才我看见杰西和小美在楼下和一个超~级~(用手臂划了一个大圆表示程度)帅的男人说话!那个人是你们部门的吗?他叫什么啊!"
莱耶斯摇了摇头:"我不认识你说的人,你直接去问他们俩不是更好吗?"
"可是,我——""嘿老爸!看看谁来了!"
打断宋哈娜的显然是麦克雷,他和周美灵走进了房间。"艾米丽上周不是说我们这里会从分公司调来一个新同事吗?他刚到,我和小美吃完饭回来的时候碰到他了。"
他俩后面跟着一个男人。金发碧眼,典型的教科书般的美国帅哥。
"就是他!"哈娜小声向莱耶斯说道,语气里藏不住的兴奋。
莱耶斯终于想起来在哪里看到过他的名字了,艾米丽传真给她的人事通知上!现在那张纸还被他垫装着半杯冷咖啡的马克杯下。
莫里森看向莱耶斯,表情先是像一只受惊的缅因猫一样,当他看见桌上的百合花时他又笑了。
"您真的是爱花的。"他说。

麦克雷亲自帮莫里森归置了一张崭新的办公桌(他一个人拖到房间里,拒绝他人帮忙),莱耶斯觉得自己的领地被侵略了。尤其是,莫里森的桌子正好在自己对面。
整理东西的时候麦克雷和周美灵已经把他们的老爸和新来的甜心的前史了解的一清二楚了。周美灵听说卡萨布兰卡是莫里森给莱耶斯的,不由得感叹道:"哇,杰克,(他们才认识两个小时就已经开始直呼其名而且还互关了INS,莱耶斯皱起了眉头。)这可真好。"
"为什么?"莫里森小声问,因为莱耶斯就坐在他们身后在接艾米丽的一个电话,他们俩的交谈好像很不愉快,莱耶斯都开始说法语了。
"因为,"周美灵掰了掰手指:"在我们这里,除了哈娜——你刚才看到的实习生,其他人第一次见到他敢跟他说话的都不多,更别提送他什么东西了。"
麦克雷笑着补充:"不过其实只是因为他的大胡子掩盖了那张好人脸,等你跟他混熟了你就会发现他是一个特别好玩儿的家伙。"
"Merde!!"莱耶斯对着手机大吼。

然后那天起莫里森会不断的带各种时节的鲜花到办公室里来。当然,它们都被放在莱耶斯的花瓶里。"全办公室唯一的花瓶。"麦克雷解释道。
其他三个人都觉得放点鲜花能够让办公室更有家的感觉。而莱耶斯——他的确承认,和艾米丽吵到没有任何法语词汇可以用来骂人的时候,看一看大丽花或者火绒草,确实能够让自己放松身心。
"周,"莱耶斯叫住刚要提着一袋垃圾出门的美,把花瓶里枯萎的绿色康乃馨装进塑料袋交给她:"把这个也扔了吧。"
周美灵看了一眼空着的莫里森的座位:"不知道今天杰克来的时候会带什么花。"
不管是什么花,莱耶斯想,莫里森抱着他们进门的时候都很,赏心悦目。

然后莫里森这个上午没有来。

中午的时候莱耶斯收到了莫里森的短信。
"小加(谁是小加啊!莱耶斯扶额叹气),我今天发烧了请假一天。抱歉,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中午了。"
莱耶斯回了Roger就出去吃饭了。麦克雷和周美灵被隔壁的部门借去处理文件,莱耶斯一个人坐在他们常去的那家店里享用午餐。
"哦,加百列,真的是你。"
莱耶斯回头看见一个金发的女性,他叫了一声"齐格勒。"
安吉拉 齐格勒坐到他对面:"嘿,你在这里吃饭啊?"
"嗯。"莱耶斯看着落地窗外马路对面,用下巴指了指他公司的大楼:"吃完我得回去被剥削。"
"哦哦,你在那里工作,"安吉拉说道,"我记得杰克跟我说过他也在那里上班,你们是同事对吧?"
"杰克?"莱耶斯惊讶:"莫里森?"
安吉拉点头:"对。他以前是我的病人。"
"可他从没跟我说过认识你。"莱耶斯这才发现自己好像对莫里森一无所知。
"别露出那么受伤的表情,"安吉拉笑道,金发碧眼让莱耶斯想起另外一个人,"杰克这家伙看上去很开朗,但他只是不喜欢把负面的情绪传染给别人,所以有什么不愉快他都只会自己忍受不会倾诉。"说着说着她开始以医生的视角思考,"可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总有一天会爆发的啊.....就像两个月那样。"
"两个月前?"那是莫里森刚来的时候,莱耶斯警觉的问道。
安吉拉注意到了他的表情:"可别说是我说的,有悖于我的职业道德:两个月以前他被杰奎琳甩了。"
"杰奎琳?"莱耶斯获得了一个新的名字。
"他的前女友,青梅竹马。"安吉拉说道,"不过他们俩在一起只有两年,那可是杰克的初恋。"
"有谁会想要甩了莫里森?"莱耶斯没有注意到这句话里的个人情感很多很多。
安吉拉假装没有发现这一点,摆摆手:"这件事对杰克的打击很大,分手的那天早上我接到他的电话,他一夜没睡哭的不行。他说他想找杰奎琳问清楚。他打给我的时候已经开车在路上了,他还买了花,他们俩都喜欢花——"
莱耶斯抬起头,视线从午饭移到安吉拉。
"他说完就挂了,因为他说杰奎琳打电话过来了。后来——"安吉拉回忆道:"晚上他终于接我电话了,他说杰奎琳跟他讲明了一切。杰克的初恋女友发现自己喜欢女孩儿。"
莱耶斯眼前浮现出莫里森版本的老友记:"她喜欢女的!!!!!!"
安吉拉喝了一口咖啡:"不过他们再见面的时候倒是很和平。"
莱耶斯已经没有精力去吐槽了,只是任由安吉拉解释:"啊,是这样的,昨天他们俩都来我的诊所开药。后来好像还一起去吃饭了。"
然后他今天没来上班——莱耶斯想。
"杰克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安吉拉说道:"尽管他常常说自己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但我有时候总觉得,他还是需要一个人去爱他的。"


安吉拉走后莱耶斯开始梳理这一切。
得知莫里森两个月以前恍惚的原因和昨晚他的际遇。莱耶斯的内心有那么一点儿,嗯,小小的失落。
他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习惯这个金发碧眼的家伙每天早上捧着一大束花走进房间,蓝色的眼睛掩藏在纷繁的花瓣后面。
莱耶斯现在好像终于明白当时对于莫里森的好奇心的动机是从哪儿来的了。

"哈?一见钟情?你对杰克?"
莱耶斯瞪了周美灵一眼,后者捂住自己的嘴避免因量过大。外面的灯光透过茶水间的门缝照在他俩身上。
"我没说是一见钟情。"莱耶斯解释道。
周美灵抱着她的那杯泡面:"可根据你描述的,就只能是一见钟情了啊。"
"所以我现在来向您请教我该怎么办。"莱耶斯无奈的叹气,周美灵觉得他的焦虑会让他在杰克之前变成秃顶。
"你看,他不久之前经历过一次情感危机而且昨晚还和情感危机的制造者去吃饭了。"莱耶斯说,"我真的不知道我再提出我的想法,对他来说是不是——"
周美灵吸溜一口鲜虾鱼板面,边咀嚼边说:"可若你真的喜欢他,你应该去找他说清楚,莱耶斯,你知道你的沉默有的时候会错过很多东西。"
"什么?"
"昨天半藏偷偷把他家里养的猫带到公司里来,我们都知道你想摸一摸它,但你什么都没说。"
"所以我该怎么办。"莱耶斯抱臂。
"去找他,莱耶斯,去找他。"周美灵说道,"但别忘了买花。"
"花?"
"花,"周美灵喝下最后一口面汤,挥舞着叉子:"谁会不喜欢呢,即使只是一朵小花儿。"

莱耶斯开车他那辆因为车灯被撞而索性里里外外大修,现在焕然一新的车。他从莫里森的档案上搞到了他的地址。莱耶斯漫不经心地开着车,完全忘了要买花的事情。等到了莫里森家楼下,看到一家花店的时候他才想起来。
那家花店很小,但门口摆的鲜花非常多,几乎要把这间小小的店面淹没了。莱耶斯下了车走进花店。一个看上去就很沉默寡言的大个子正在给蓝色妖姬洒水,店主佝偻着身子在一丛洋绣球后催促:"马可!别管那些假月季了!过来帮我包这堆东西!"
不管怎么样这两个人不像开花店的,反而很适合出现在通缉令上——莱耶斯想。
店主从绣球中站起身,显然他注意到了莱耶斯的表情:"伙计,"他的口音让人想起布里斯班,"没见过澳洲人卖花,对吗?"
然后他一边装饰手里的花束一边嘟哝:"说来也是,干嘛要卖花呢.....现在除了结婚的和那个金发傻大个谁还需要花?"
"你说的是杰克 莫里森吗?"莱耶斯问道。
澳洲伙计指挥他的员工给每个花束分配六枝粉玫瑰,转头看向莱耶斯:"哦,你认识他?他以前偶尔会来我这儿买花,有时候还带着一个金发小妞,不过最近他来的越来越多了。我没再见过那个金发小妞,我猜他买的花儿送给他的新相好了。"
莱耶斯咳嗽了一声,店主想到了什么:"嘿,你就是他的新相好?!我还以为他是个直的!"
"那些多少钱?"莱耶斯指着一丛花问道。

莫里森从床上下来,越过落在地上的药盒和纸巾团儿。他实在想不出这个时候会有谁敲响他的门。
"我不需要上门推销——哇。"
莫里森拉开门,然后彻底震惊了。
莱耶斯抱着一大束蓝色的鸢尾花,卷起的花瓣遮住了他大半张脸。但依旧无法影响莫里森在看到他的时候脑内闪过一句:天哪。

莫里森的家里倒是很简洁干净,餐桌上果不其然放了一瓶粉色康乃馨。他找了一个之前用来放麦片的罐子勉强充作花瓶。
"谢谢。"莫里森看着蓝色的花瓣,"他们真漂亮。"
莱耶斯喝着对方为他泡的咖啡,低声问道:"那么你想谈谈吗?"
"什么?"
"两个月前的车祸,和今天的缺席,以及杰奎琳。"
莫里森皱起了眉头:"谁跟你说的,安吉拉吗?"
"别责怪她。"莱耶斯举起双手:"如果冒犯了你我很抱歉,但我觉得你需要谈谈。说实话,"他说道,"你我都知道你可不是那种为了情伤如此垂头丧气的人。"
莫里森从茶几上捡起一片落下的蓝色花瓣:"没什么好说的。"
"杰克——"
"我那天很难过,不是因为她甩了我也不是因为她喜欢女性,"杰克说,"只是之前有很多不太顺心的事儿,正好借着分手全都发泄出来了。单单是分手,并没有让我那样难过——我很庆幸杰姬主动和我说。其实我早就觉得我们俩性格太像了,都是那种——总之我们两个不合适。"
"昨天和她见面吃了饭,我们好好谈了一下,"杰克拉扯着那片花瓣,"她现在过得也很好。不过我请假是因为我真的生病了,吃了药睡了一觉现在好多了。"他的声音还带着鼻音。
莫里森蜷缩在沙发上。莱耶斯在想是不是因为生病让莫里森看起来和以往的形象有些不一样,他知道这种情况俗称欧欧西。
"杰克。"莱耶斯说,"这花是在你家楼下买的。"
莫里森挑眉:"哦,你说在詹密和马可那儿吧?他们俩怪模怪样但很有趣。"
"它们是蓝色的。"
"哇,我喜欢蓝色,还有红色和白色,那是星条旗的颜色。"
"但还是不及你的眼睛。"
"嗯,我——什么?"
莱耶斯在想是不是因为生病让莫里森看起来脸颊红透了。
"我本来觉得你刚刚分手没多久,不是一个提出告白的好时机,"莱耶斯说:"但你自己说过,会赔偿我的一切损失。"
"所以我要求你成为加百列 莱耶斯的男友。"莱耶斯让自己看上去很强势,而莫里森的确变得严肃起来了。
他放下那片花瓣:"这要求可真过分。"
莱耶斯从胡子下露出一个微笑:"但你会接受的不是吗?"
他突然想起麦克雷的那句"谁还需要花呢?"他想他需要,莫里森也需要。相爱的人们是需要芬芳和馨香的。就像他们一样。
莫里森看看桌上的鸢尾花,又看看莱耶斯。
"该死,你是对的。"
在他吻上莱耶斯之前他这么说。

END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