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果冷压榨

【锤dj】补档 卢西奥倒霉透了

我下海写锤滴坠了,OOC请轻拍。
现代AU。
源氏DJ闺蜜向(主要cruz 小哥和噶哭天天一块儿玩真可爱嗯嗯嗯
=================
卢西奥倒霉透了。
星期一他被前男友甩了,星期二他室友脱单了要搬走,星期三他被辞退了,星期四最后一袋麦片吃完了,星期五。
星期五,卢西奥看了看日历,不是十三号。是也没关系,他不是教徒,不信这个邪。星期五,怎么着都得转运了吧。
卢西奥这样想也是有依据的。他的前室友源氏帮他找了份临时的工作,周五晚上在城中心的夏季露天音乐会。一名小提琴手临时需要做一个手术,源氏和乐团领队认识,推荐了卢西奥。
卢西奥庆幸自己做了这么多年午夜DJ,最早开始学的小提琴一直没有放下。尽管当年为了学这个玩意儿,他的脖子差点再也矫正不回来。
已经很久没有下过雨的城市在周五的黄昏时分下了一场小雨。缓解了闷热的暑气。卢西奥在雨水的咸味中前往城市中心的广场,他感到无比畅快。没有什么比通过自己的爱好挣钱更好的事情了。他盘算着,虽然这份薪酬不是很高,但至少可以维持一段时间。这段日子里他可以再去找一份新的工作。如果有余裕就可以买到DVA的限量MEKA机甲周边。
「看看,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卢西奥虽然倒霉,但是乐观。他沉浸在自己的计划中,美滋滋。
然而当他已经在舞台上和其他小提琴手一起演奏,并且注意到坐在观众席最显眼位置的那个白发老头一直盯着他看的时候,他突然感到有些不妙了。

那个英俊的老头——卢西奥擅自加上了这个形容词——一直盯着卢西奥一个人。他的表情看上去并不满意。卢西奥猜想他也许听出来自己是个冒牌货,只是排练了几天就临时上场的。虽然他看起来很生气,但是他很帅——卢西奥这样想。衰老并不能掩盖他的英气和容貌。卢西奥认定他年轻的时候一定是出名的帅哥,虽然现在也——
站在他旁边的莉莉瞪了他一眼,他拉错了一个音。
卢西奥装作什么都不曾发生,自然而然的用流畅的旋律把这个失误掩盖过去了。但是观众席里的老帅哥已经沉下脸来。他魁梧的身材挤在一群低头玩手机的年轻人中间,像是一头被奶猫围住的狮子。
卢西奥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下台的,总之,摇滚电音开始响起,年轻人们终于放下手机开始蹦迪的时候那个白发男人已经站在他面前了。身边跟着一位年纪相仿的女士。卢西奥认得她,安娜女士。
「lu,这是莱因哈特 威尔海姆。」安娜在喧闹的人群中也依旧优雅的像在喝下午茶,「莱茵,这是卢西奥——你的姓是什么来着,抱歉,年轻人,人老了记不住太多东西。」
卢西奥报上自己那串长长的巴西名字,他还想解释一下它的含义,但是莱茵哈特的严肃表情让他不太敢说什么。
也许安娜看出了这份尴尬,她小声说道:「别慌,他只是有点话要跟你说,不会吃了你。你知道德国人都是那副脸色。」
「那么我把时间留给你们俩,回见。」安娜说着融入人群之中,卢西奥在想,她这一把年纪还能蹦迪吗?
人群高呼着「安娜!安娜!」
卢西奥想,能,非常能。

「卢西奥?」莱因哈特开口了。他的声音浑厚有力,而口音——的确容易让人想起刚健的性格以及,包在油纸包里的螺丝钉?
卢西奥总觉得在莱因哈特的故乡,即使女孩子唱情歌时候词儿也是一个一个往外蹦,像军歌一样严谨。现在这个大个子抱着手臂,两米多的身高让卢西奥觉得自己像一只观望棕榈树的雨蛙。
「威尔海姆先生。」卢西奥挠挠自己的后脑勺,脏辫垂下来勾弄着胳膊。
「你不是专业的小提琴手,对吧?」莱因哈特上来就抛出一句这个话。好像为了避免尴尬他还给卢西奥递了一杯菠萝汁,嘿老兄!午夜DJ发誓他看到莱因哈特绕开了侍应生餐盘上的鸡尾酒拿了那杯果汁。他成年了!你看他下巴上坚毅的小胡子!
「我可没听说在这个晚会上演奏必须要拿出十二级证书。」卢西奥捧着玻璃杯,目光越过莱因哈特的肩膀看向后面喧闹的人群。他想去跳舞,欢呼,尖叫,而不是在这里和一个老学究研究什么专业性。
「你看,的确不需要这个,年轻人,」莱因哈特说道,「但无论专业与否,一个演奏者不应该由于分心而失误。我看得出你并不在乎你手上的乐器。」
卢西奥借助喝果汁掩盖自己的心虚,他可不能说自己分心的原因是因为在看眼前的人。他只能喝完菠萝汁,说这「味道不错」。然后在莱因哈特的注视下说道:「也许你是对的,先生。你看,我的确失误了,不好意思。可是我觉得,您可以不用——这么在意这个。我猜下次我就不会在那个台子上演奏了。」
「怎么说?」莱因哈特问。
「因为,老实说,我是顶替原来的提琴手的。」
「哦,」莱因哈特说,「你顶替了我的提琴手。」
「我顶替了你的——什么?」
莱因哈特似乎在自言自语:「梅根居然不把这么重要的事情跟我说。这姑娘——」
「等等,等等,先生。」卢西奥摇手:「您刚才说——」
莱因哈特指了指一边的晚会立牌,卢西奥注意到那上面写着主办方是狮心企业。卢西奥隐约记得,那是家生产精装部件的著名公司。
「那正是鄙人的薄产。」莱因哈特说着,衣服上银色的胸针闪闪发光,花纹和企业logo 上的花纹一模一样。
卢西奥倒霉透了。

要知道,卢西奥在来到这座城市之前,曾经当过几年足球运动员。
所以在莱因哈特自曝身份的当时,他就立马跑了。跑进喧闹的人群,和旋转舞蹈的安娜擦身而过,和与男友接吻的莉莉擦身而过,和朝他大喊而且不知道自己大难临头的梅根擦身而过,和在跳机械步的源氏擦身而过(源氏为什么也来了他不是要打游戏吗?),他跑出喧闹的人群,把整个晚会都抛在身后。
当他回到即将交房租的公寓时他想起没有领取今晚的薪水。
卢西奥抱着呱呱抱枕倒在床上,他觉得尴尬极了。明天他不想出门,哪儿都不想去。工作?去他的吧!

「您的书。」
卢西奥把书本交给面前的红发少女,登记完女孩的借书证后微笑着目送她离开。
「布里吉特。」卢西奥说道,「你有两本书马上要到期了,记得及时归还啊。」
「好的lu,」少女出门前向他摇手,「再见。」
卢西奥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这份在图书馆的工作虽然对他来说太过平静,但至少足以让他交房租。
这之后的一整个下午他都陷在椅子里,手指轻轻的打着节拍。偶尔有人来借书。卢西奥想着要不要再去找一份酒吧的兼职。
还有五分钟就到下班时间了,卢西奥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他想去酒吧,找不到工作喝一杯也好。
当他收拾好桌面,抬起头的时候,莱因哈特站在他面前。
清净的图书馆里传来一声尖叫。

「威尔海姆先生,」卢西奥努力镇定自身,「你好。」
莱因哈特拿出两本君特的书,递给卢西奥:「我帮布里吉特来还书。」
面前的这个人,和他提到的人卢西奥都认识。但当他们俩放在一起的时候,卢西奥就摸不着头脑了。
「布里吉特?」卢西奥说道,「是您的孩子?我可真难想象您有一头红色的头发。」
莱因哈特笑出声:「我也很难想象。我的头发是金色的。而那个红发姑娘是我的助手,我朋友的孙女。」
金发的莱因哈特!卢西奥开始在脑海中描绘出年轻时金发的德国人的样貌。他手忙脚乱的把君特们登记好。莱因哈特则是问他:「年轻人,不知道你下班后是否有空?」
「嗯?」
「我想请你吃顿饭,作为上次的道歉。」
「可是,您的工作——?」卢西奥摆出一个夸张的手势,眼睛盯着那枚胸针。
莱因哈特说道:「对一个快接近退休年龄的老人好一点儿吧。」卢西奥没有说话,他于是又补充道:「我也是有下班时间的,卢西奥。」
那声卢西奥让本尊感到头皮发麻,他不想拒绝莱因哈特,尽管每次都——那么尴尬。
他盘算着早点结束晚饭的话还来得及去酒吧的午夜场。
这就是现在为什么他和莱因哈特坐在全市最贵的一家餐厅里,他正在想这里的一道餐前汤能买多少份麦片。

「抱歉,」莱因哈特面前的盘子里摆着类似于抹茶色小方饺的东西,「上次也许吓到你了。但我并不是在指责你。」
卢西奥戳这盘子里的羊奶冻:「不,我才是应该道歉的人,我搞砸了。」
没等莱因哈特说话他有开口:「不过确实,我已经很久没有正儿八经的拉这种古典曲子了。您看,我上一份工作是在酒吧做DJ。我喜欢电音和舞曲!」讲到这个他的眼睛闪闪发亮。
「那很不错,」莱因哈特说,「年轻人都喜欢这个,不过你们还是应该多听听古典的东西。」
卢西奥摆出一个无奈的表情:「不——」
他像个小孩子似的拖长音调,莱因哈特为此笑了起来。
「您很喜欢音乐?」卢西奥问道。
莱因哈特刚刚咽下一块撒了芝士条的馅儿饼:「我热爱音乐——」
「Ich bin Musik!*」卢西奥差点要唱起来。
莱因哈特的笑声能让卢西奥忘记一切不幸和烦恼。「你是个很可爱的年轻人。」莱因哈特说,「有时我真羡慕你的活力。」
「而我羡慕您的沉稳。」卢西奥说道。
「不管怎么说你真的应该多听听哈塞尔沃夫!」莱因哈特坚持。
卢西奥想了想,看看墙上的钟表:「嘿,老爷子,」他说,「我真的想带你去我的地盘看看,但那里太吵闹了,不适合你。」
「我猜猜,酒吧之类的对吗?那你太小看威尔海姆了,」莱因哈特说道,「我倒是很想体验一下年轻人的生活。」

卢西奥后悔了。
他就不该带莱因哈特来艾米丽的酒吧。无数能够做他孙子孙女的年轻人将这头雄狮围在中心,他们欢呼他的名字,为他敬酒。一点都不觉得他那上世纪的舞蹈老土。有好多姑娘愿意让莱因哈特像捧着一柄锤子一样捧着她们,就为了和他在舞池里划几个圆圈。
这根本就不在卢西奥预料之中。卢西奥看着台上的人。莱因哈特在变幻的灯光下,他看起来和周围格格不入却又恰到好处。
这时候莱因哈特看了他一眼,冲他笑了一下。
卢西奥滑下椅子,他想,糟了。

「你恋爱了?」
源氏捧着一大碗牛奶泡开的麦片,他往嘴巴里塞了一大口。咀嚼声让他的声音含糊不清。
卢西奥靠在桌边,抱着呱呱抱枕。无奈的点头。
源氏吞下麦片:「我才搬走多久啊,这变化也太快了!告诉我,lu,那个姑娘还是小伙子这么幸运?」
「不是姑娘也不是小伙子。」卢西奥说。
「哦,没关系,年龄差太大不是什么大事儿。是我认识的人吗?」
「你知道他,吧。」
「啊,那是谁?」源氏又舀了一勺麦片。
「莱因哈特。」卢西奥递过手机,上面是狮心企业以及这份薄产的老板的wiki,有图的那种。
「哦,莱因哈特,莱茵——什么!?」
源氏的裤子被牛奶麦片打湿了。

「告诉我你有别的裤子。」
源氏光着两条腿,套了一条绿色的裤衩。
「没有,这个颜色挺适合你的。」卢西奥指了指源氏的头发。
「我只是回来拿忘了的东西,就知道了这么——惊人的消息。」源氏说,「哦,lu,我都不想走了。」
卢西奥没有回答他的话:「所以我该怎么办啊。」
「在你办之前想一想,lulu,」源氏说道,「你想,如果你们在一起的话可得面对无数不同的生活习惯。你们压根儿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你那么喜欢午夜场,可莱因哈特说不定每天晚上八点就睡觉了。」
卢西奥苦着脸:「那可太可怕了!」
「所以还是劝你好好想想。」源氏说道,「lu.他到底哪里好啊?」
卢西奥磨着牙:「他,也喜欢音乐。」
「说实话。」
「他很帅。」
「哇哦。」源氏放下没吃完的麦片:「颜狗。」
卢西奥照着脸就是一拳。
源氏躺在地上:「我开个玩笑啊lulu!」
「所以我该怎么办!」卢西奥又问道。
源氏耸肩:「我都告诉你——」
他的话被门铃声打断,源氏跳起来走到玄关处。他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将近两米高的白发男子。见到源氏,他的表情有点错愕:「请问这里是卢西奥家——」
「砰!」门在他脸前狠狠摔上,莱因哈特只听到一句:「lulu————————!!!!!」

门再度打开的时候,绿发青年先窜出来跑开消失在楼梯。他走之前还朝门里的卢西奥比了个加油的手势。莱因哈特把手背在身后,看见卢西奥睁着一双大眼睛问:「你怎么知道我的住址?」
「我问图书馆那边要了你的地址。」莱因哈特说。
「哦。」卢西奥看了看四周,空旷的走廊里没有一个人,除了莱因哈特。
「有什么事吗?」卢西奥问。
然后他看见,莱因哈特从身后拿出一大束红玫瑰举到他跟前。「今晚有一场歌剧,我想邀请你和我一起去。」他说,眼睛似乎低垂着,因为某些情绪。
西装革履,鲜花,背在身后的手。
源氏说的对,莱因哈特和自己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看看这上世纪就用烂了的约会手段。卢西奥想起源氏说的好好想想。的确,他应该好好想想,他们相差的太多了,他——
「等我换套衣服。」他说着关上门,几秒后又从门板后传来喊声,「两分钟!」

卢西奥在过去的一段日子里都倒霉透了,他经历了那么多大大小小的挫折和不幸。不过所幸的是,他终于还是有那么点儿幸运时刻的。
他换好衣服,打开门,莱因哈特正在等他。他握住那粗糙干燥的大手。他们一起走下楼梯。开始他们的第一次约会。
END
(*IBM是德语音乐剧《莫扎特》里的一首歌,译名为:我是音乐。德扎很好看安利你们去看啊啊啊啊!)




评论(2)

热度(32)